关于虐猫事件的一些看法

shi2002 2021-11-26
  • 动物保护
  • 公共领域
About 4 min

复旦虐猫事件发生后,传播迅速、影响广泛。他们谴责虐猫者,要求对其施加“惩罚”;他们控诉学校的保卫处,要求其迅速找出“凶手”,他们甚至辱骂异议者,指责他们是与虐猫者无异的败类——他们掌控了舆论。

# 虐猫者固可耻,爱猫者亦伪善

请原谅笔者用爱猫者三字特指那些人:他们嘴上说的爱猫,不过把自己的情感施加于猫身上。他们说,虐杀动物是罪恶的,那他们是否认为用电蚊拍将蚊子活活电死、用放大镜照射蚂蚁将其活活烧死、割开鸡的喉咙将其放血而死这些行为是罪恶的呢?他们看到猫抓住小鸟后肆意玩弄最后才一口咬死,恐怕只会夸奖猫的可爱吧。他们将猫绝育,剥夺了它作为生物最基本的权利,也是出于对猫的保护,而非虐待吧。爱猫者们爱猫,不是为了猫的幸福安康,而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猫之上。他们对动物的保护仅限于他们喜欢的动物,他们对于猫的爱也仅因为他们能从猫的身上获得快乐——甚至狗都不能获得这样的殊荣,因为狗没有那一身柔顺的皮毛,也不会对陌生人摇尾乞怜。爱猫者是伪善的。

为何需要对虐猫者进行道德上的批判? 爱猫者“保护动物”的说法已然站不住脚,他们抛下了伪善的面具,直截了当地说:因为我们喜欢猫,虐猫伤害到了我们的感情。这种说法的荒谬之处在于它无视了道德的普遍性,如果一部分人因为爱猫就可以去批判虐猫者,那么另一部分人因为恨猫而去虐杀猫不就具有正当性了吗?道德应当是普遍的,用一部分人的道德约束所有人不具有正当性。那么,虐猫者错在何处?人天生具有对动物的至高的权力,但不意味着这样的权力可以被滥用。人不应无端戕害动物,不应伤及无辜,更不应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者的痛苦之上。从这些角度来看,虐猫者是道德败坏、可耻亦可恨的。

# 公共领域的缺失助长群体暴力

社交媒体上,人们的观点少见地得到了统一,无论左派还是右派、男权还是女权、卷怪还是废柴,都联合起来了。朋友圈被悼念死去的白猫的文章刷屏,人们在转发时或多或少地表达了自己的悲痛和对虐猫者的谴责。我们当然可以指责这样的行为是伪善的,但也需意识到,在那些与公众利益关联更大的话题下,人们并没有多少发声的权利。且不谈政治问题或社会事件,单就校园中的热点问题来说,无论是最近的 GPA 改革还是江湾封校的问题,都比一只猫更为关切到同学的切身利益。然而又有谁敢于在实名制的社交媒体上发文支持 GPA 改革或者质疑江湾封校的合理性呢?

匿名平台上,爱猫者们用最恶毒的语言辱骂虐猫者以及一切支持他们的人。哪怕有人指出对虐猫者隐私保护等问题,也会受到同样的攻击。如此高的烈度和极端的言论以往从未在有关政治或社会问题的讨论上见过。

无论是实名平台上的高压舆论还是匿名平台上的戾气纵横,互联网上几乎见不到有价值的观点。公共领域的缺失导致人们一旦拥有了一个安全的道德制高点,舆论空间就会立刻成为情绪的宣泄地与观点的输出口。行文至此,笔者发现本节的标题可以被部分地否定:虐猫事件所引发的群体暴力注定只是一时情绪的宣泄,它将无法持续也将无法升级,因为无论是真正爱护猫的人还是跟风起哄的从众者,都将会更关注自己的利益而非公共议题,虐猫事件很快就会淡出人们的视野。人们会再一次投入日常事务的琐碎中,一遍一遍地重复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