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shi2002 2022-02-04 About 5 min

我们缺失了一些东西:审美、爱与一颗自由不羁的心灵。

最近刷树洞时看到了这样一条帖子,字里行间流露出洞主对逝去爱情的追忆、对过去少年时光的怀念。

很怀念那些让自己觉得自由的事情,记得本科时寒假和ex从北京坐火车一路向北,穿越俄罗斯的远东和西伯利亚,到达贝加尔湖,住木屋、玩雪、看蓝冰…暑假从上海坐邮轮去韩国的济州岛和日本福冈,在海上漂几天,我们在房间看闲书,在甲板看海聊天……也拿了申根签证玩遍欧洲,在德国用蹩脚的德语买樱桃、在马德里去了皇马主场朝圣、夏天在芬兰被冻成大虾……然后我们也去各自的家乡,一路绿皮车慢悠悠的玩,几乎走遍半个中国,现在想想好自由,真的太怀念。 但人本质也许就是孤独的,读研后再也回不去那个没有疫情的世界,也找不回十几岁的少年心境,更找不回无条件信任你跟着你满世界跑的Ta……

但出乎笔者意料的是,其下的回复却不乏对洞主“凡尔赛”的批判。

我不太理解被刺痛,甚至不理解有人觉得这是炫耀,我以为的同温层或者契合有共鸣的群体,起码复旦的学生是可以的……这走向有些荒诞(苦笑)

复旦的学生会尊重你的发表情怀追忆往事的自由与权利,复旦学生也可以理解你对精神自由与美好年少的怀念,但是复旦学生不是每个人都和你拥有一样的物质基础,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一边面对着自己惨淡的物质生活还要强颜欢笑地给你的情怀回复一个“我理解你~”所以也请dz不要难过,也请dz理解为什么有人对你发出“凡尔赛”的嘲讽。 另外,感觉dz虽然有着令很多人惊羡的所谓的梦幻的生活,但是私以为dz的格局与境界与过去沉湎于大小姐或者少爷生活的富家子弟一般无二——囿于自己的阶层之中,缺少对于其他阶层的认知——因为dz的话确实给人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感觉。 所以建议dz不妨去欠发达地区支教几年,或者就只是抛下当下的富裕生活,去真正的欠发达地区体验体验。你会发现并不只是那种小布尔乔亚式的梦幻生活才能够给你带来精神的自由,劳苦大众的劳动与汗水亦可以给你带来精神的富足——而且这是一种别样的体验。而且有助于扩大dz的格局,提升个人境界。

# 缺失

在这样的语词之间,浮于云端的意象被碾碎在地上,浪漫被消解了。洞主的表达是精神上的,TA飘洋过海行走四方,只是为了和同伴看海聊天,而不是去花天酒地,是去买一颗樱桃,而不是纸醉金迷。但批评者将一切的精神世界置于现实和物质的透镜之后——殊不知二者本应是分离的。

生生套来的阶级叙事将“小布尔乔亚”与“劳苦大众”放在了对立的位置,难道看似光鲜的小市民阶级就不会为生活奔波操劳吗,难道无数平凡的普通人就注定在劳动与汗水中度过一生,而不配追求美好的精神世界吗?很难想象这样的话语会出自一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之口。少年当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之气,立浮舟沧海立马昆仑之志,何故畏畏缩缩妄自菲薄!

精神的追求是超越物质、超越阶级的,可惜我们中的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精神被困于物质的规训之中了。很显然我们缺失了一些东西:审美、爱与一颗自由不羁的心灵。

缺失的原因是过剩:物质与金钱所形成的强大的权力关系将每一个人牢牢地统摄其中,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剪影。权力关系扭曲了权利,自然的权利(比如对闲暇、自由和美的追求)在获得一定的权力之前被视作不正当的,因此需要不停地往上爬。这样也就不难理解我们中的一些人不惜喊出“我一生唯一的理想就是挣钱”的话语,也就很容易解释内卷加剧、焦虑泛滥的现象了。

我们无法逃脱,但至少找到那些缺失的东西是我们在这个时代中最后的尊严。

# 追忆

人们追忆疫情前的世界,那时比现在更加开放、自由与繁荣,但从更长的时间上看,疫情不是一个分水岭,Before Corona 和 Anno Domini 的世界未必存在许多的不同。但笔者依然很羡慕那位洞主,至少TA有着值得追忆的东西,而尽管我们抱着一颗追求自由的心,被疫情毁掉的青春却是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