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复旦故事

shi2002 2022-02-17
  • 整活
About 5 min

“我觉得我是那种比平均值更加接近所谓的‘无用’而非‘自由’吧。”在谈及复旦流传的民间校训“自由而无用”的时候,嘉心糖如此说道。他于2020年毕业于上海市上海中学,并于同年进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进行大学的学习。在这一年里,他什么都没有做[1]

整活,侵删

# 源自儿时的躺平

**“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加缪在《西西弗神话》**里如此写道,而嘉心糖也恰恰符合这一句话。他的爱好,从始至终,都是彻底的荒诞。

谈及一切的起因,还是在他的中学时期。在某一次课上,他惊奇地发现整天打游戏的同学比终日刷题的同学学得好,“当时十分震惊,如果躺平也可以苟活的话,那为什么要努力呢?”嘉心糖在回忆时对此感慨万千。

这也是他放弃人生追求的一个契机。正如牛顿因为苹果而体会到万有引力,一次与**“躺平“**偶然的相遇,也成为了嘉心糖走向彻底堕落的第一步。

“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大概就是可以虚度光阴的每样东西我都尝试去涉猎过。”在接受采访时,嘉心糖对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如此说道。

# 在复旦遇见旦夕

嘉心糖在高中时期便决定要来复旦大学进行他本科阶段的学习。

源于对金钱的热爱,他选择了经济学院这个可以混吃等死的学院。而在就读于复旦的这一年中,一次机遇让他加入了“旦夕”这款app的设计编写团队,而旦夕,也遇见了一位对于研发倍感兴趣的CS人。(计算机科学Computer Science,简称CS)。

“当时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东西,他们拉我进来的。”

谈及加入旦夕团队的契机时,嘉心糖承认这是一种躺平想法的延续,只要写代码的人足够多,我自己就可以不用写了

一款app的创作历程是在不断地更新和完善中发展的。嘉心糖加入旦夕团队时,旦夕还只有查看校园卡余额和平安复旦这两个基础的功能以及一些不是特别常用的功能。他于大一下学期期中加入旦夕团队,这款APP最终在大一下学期期末发布,据他估计大概旦夕的生命便是在那一个学期里塑造出来的

在旦夕创作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嘉心糖领悟最深的便是时间的平衡与管理。他认为写代码本身可能没有什么很高的技术含量,但不断地互相扯皮并把锅推给别人无疑是一件费时费脑力的大事。在采访过程中,他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废寝忘食”。可能一下子问题来了可以从下午一点吵到晚上的十点,而且乐在其中不知疲惫。当然,娱乐和创作之间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时间分配上的冲突,他也有着因为写代码而发现游戏打不完的经历。这也让他愈发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怎样用平衡自己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和需要去做的事情。

# 在躺平中规划人生

据悉,嘉心糖已经进入国际经济与贸易(国际经济学)专业就读。由于他在大一时期了解了经济学院有多么的内卷,他认为国贸十分的养老,而且课程非常水,便决定向此出发。

同时,谈及旦夕日后的发展,嘉心糖表示他们团队还没有什么设想,各位复旦同学的反馈也改变不了什么,在**“无用”的情况下能保持一点点的“自由”**让人十分开心。

谈及未来,嘉心糖认为还有许多未知的可能性,他也不能说自己一定会去干什么,一定不会去干什么。但他还是坚信自己躺平的打算能够长久地陪伴着他,无论在本科、硕士等学位的学习中还是在日后的工作岗位上,这份最初的热爱定能为他免去很多内卷的焦虑与烦恼

# 作为先行者的话

“不是我选择了失败,而是失败选择了我。”这是曾博说过的一句话。抛开旦夕创始人之一的身份,嘉心糖也是一位先行来到复旦、先一步在复旦百年星空里驻足的学长,对于那些后一步来到复旦和那些即将要来到复旦的学弟学妹,他说高中的刷题套路已经逐渐丧失它们原本的地位,重要的是认清自己能力的上限。他也希望在比高中明显放得更开的大学里,学弟学妹们能去接受自己的失败,在号称“自由”的复旦去自由地享受自己注定失败的人生

但他也建议学弟学妹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态与定位,不要过度放飞自我,大学并非没有“成功”,只是“成功”通常不为你所有。而这其中,需要的是我们一步一步地放下自己的追求,活在当下,向死而生。

最后,嘉心糖提到,”b站关注嘉然今天吃什么,关注嘉然,顿顿解馋。“

嘉然


  1. https://mp.weixin.qq.com/s/CaVbsSXtuthGbGWbZI6MDw ↩︎